11月26日,中美綠色基金CFO寇日明出席了由環球網主辦的環球趨勢大會——ESG高峰論壇,在“從CSR到ESG——國際投資重心的改變”的圓桌論壇上,寇日明從股權投資人的角度出發,分享了關于ESG投資的幾個觀點:


  一,對于一個企業來說,股權投資人不僅會直接參與公司的治理,而且可以通過董事會間接地影響戰略方向、經營決策等公司管理層面事宜,所以,和債權人相比,股權投資人對于企業的影響力要大得多。正因如此,股權投資人在其投資行為中,能否堅持ESG投資的標準就尤為重要。


  二,遵紀守法是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最低標準,同時也是制度邊界。判定一個企業的好壞有兩個標準:一個是財務效益,另一個是社會效益。財務效益反映了企業能否通過高效地組織和利用資金資源、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向消費者提供優質的產品和服務,為投資人創造優厚的回報;社會效益是指企業在其整個的生產經營活動中,能否自覺地遵守各種法律法規、關注企業各種行為的社會外部性影響。守法合規經營是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最低標準,同時也是制度邊界。當企業在這個邊界之內經營運行時,企業的財務目標和ESG目標是一致的。當企業超越了這個邊界履行社會責任,甚至無限制地履行社會責任時,就可能會產生犧牲股東利益的后果,甚至會導致企業財務目標和社會責任對立起來的情況。所以,企業在法律容許的范圍內從事生產經營活動,是一個企業履行其社會責任的最低要求,也是最高原則。


  三,無論ESG還是CSR,首先應該是一個制度問題,而不僅僅是一個道德問題。制度問題又包括兩個方面,首先是制度的制定,要盡可能地定量化、動態化。比如企業的節能環保問題,對于不同的行業,不同的時點、不同的地區,要形成一個可以執行的制度體系,而且還要與時俱進,隨著技術進步,不斷地update。如果沒有一個明確的制度目標,就很難對企業是否履行其社會責任、在多大程度上履行其社會責任做出判斷。其次,制度的執行和落實要到位,執法的尺度和力度都要保持一致性。


  四,ESG投資首先是一個科學問題,其次才是個文化問題。ESG所涵蓋的3個方面,是3個方面的科學問題:第一個是environmental,環境問題說到底,是一個科學問題。對氣候變化的影響、對環境影響評價、可再生能源、節能建筑等等,最終都是有賴于科學技術的進步。第二個是social,比如稅收貢獻、員工福利、甚至公平正義,每一個方面都是社會科學課題。第三個governance,公司治理的核心是權責分配問題,這是一個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結合的問題。我們只有把ESG投資作為一個科學的概念,才能讓ESG投資逐步地深入下去,擴展開來。既然是科學,我們就要努力地向“定量化”的方向發展,而不能總是在這3個方面做定性的描述。只有定量,才能為制度的建設提供依據。如果ESG只是一個文化上的觀念,人們終究會忘掉這個名詞。


  五,制度建設的目標就是能夠將投資人的投資收益目標和社會效益統一起來。通俗地講,就是要建立一個“好人有好報”的制度。什么叫“好人”?就是這個人做了對社會有良好效果的事。什么叫好報,就是讓這個做好事的人賺到錢。經濟學里有一個原理,叫做“人對激勵有反應”,良好的制度環境是形成良好的社會道德環境的充分必要條件,也是形成ESG投資生態的充分必要條件。好的制度就是要讓那些提供優質產品和服務的企業獲得高收益,讓那些在其生產經營活動中,遵紀守法、履行社會責任的企業也能夠獲得優厚的回報。而最差的制度則是將社會責任與投資回報對立起來,就是讓遵紀守法、合規經營的企業賺不到錢,甚至虧錢。這樣的制度之下,是不可能產生好企業的,也不可能激勵ESG投資。在良好的制度環境下,企業的財務目標和ESG目標應該是完全一致的。比如節能減排做的好,說明資源利用效率高,反映在企業的收益表上,應該產生增加利潤的結果。但如果一個節能減排工作做得好的企業,其盈利能力反而不如一個做得不好的同類企業,那么就是制度激勵機制出了問題,或者制度的執行出了問題。